您正在瀏覽是   新聞中心 > 常州社會  > 正文

溧陽法院:強化調解功能明事理 加強道德勸説續親情

發佈時間 2020年06月08日09:14   來源 常州晚報   編輯 劉科羽   責任編輯王小明
 條評論   去評論> 選擇文字大小  

    強化調解功能明事理,加強道德勸説續親情

    溧陽法院斷“家務事”有份不成文的“指南”

    常報全媒體訊 常言道:清官難斷家務事,但作為基層法院,家事案又“面廣量大”,斷家務事是法官們的一個工作重點。怎樣既依法斷案,同時又盡最大可能避免因家人之間因“一場官司”變成“一世冤家”,溧陽法院的法官們作出許多有益的嘗試,取得了不錯的效果。

調解員利用村委百姓議事堂給狄老太一家人做思想工作

    調解優先,化解僵持6年的老人贍養糾紛

    近日,在溧陽法院速裁庭法官雷波、非訴訟服務分中心專職調解員吳軍與崑崙街道司法所負責人董菲的共同努力下,溧陽市胥渚村委的88歲狄老太的四個子女之間,原本有隔閡的親情,又重新變得親密起來,就老母親的贍養問題達成了一致。這起僵持了6年的老人贍養糾紛得到成功化解。

    據瞭解,狄老太共生育二子二女。2013年丈夫病逝後,她大部分時間居住在小女兒家。一方面,由於農村有老人由兒子贍養的習俗,大兒子擔心這樣自己會被別人説閒話,壞了名聲;另一方面,大兒子與小女兒之間關係不融洽,他擔心給的贍養費沒有用到老人身上。所以大兒子一直主張,應由四個子女輪流贍養老母親。另兩個子女與大兒子的觀點一致。可狄老太年老體弱、生活無法自理,且已習慣在小女兒家住,不想費力四家輪轉,此後其他子女便不肯付贍養費,不盡贍養義務。當地村委多次組織溝通協調,可惜均未果。狄老太無奈到法院起訴,要求子女履行贍養義務。

    溧陽法院受理後,經當事人同意轉入非訴訟服務分中心,由專職調解員吳軍負責調解。起初,經過吳軍三次到大兒子家裏做工作,他的想法有了一些轉變,想和大女兒一起去小女兒家看狄老太,卻吃了“閉門羹”。他的態度便急轉直下,不接聽吳軍的電話,還躲着不見。為此,吳軍多次在下班後與同事一同前往大兒子家進行溝通,但他的態度依舊冷淡。吳軍瞭解到大兒子對村委書記較為敬重,便邀請村委書記、網格調解員等參與調解。

    在此期間,吳軍先後做通了大女兒和小兒子的工作,讓他們理解並尊重老母親的意願。為化解這起矛盾糾紛,吳軍先後前往各當事人家中數次,耗時近一個月。

    4月30日,雷波和吳軍前往胥渚村委百姓議事堂,再一次組織調解。在調解過程中,調解人員釋法析理,耐心細緻地講解有關贍養的法律規定;同時百姓議事堂的理事們從傳統倫理道德角度對狄老太的子女們進行勸解。經過長時間的談心交流,狄老太與子女們就贍養方式達成了共識:狄老太隨小女兒一起生活,其餘子女支付相應的贍養費,並經常上門探望。所有當事人現場簽訂了人民調解協議,隨後由雷波對該協議進行司法確認。至此,這起僵持了6年之久的贍養糾紛,終於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現場勘察,修補一對母子近20年不睦的親情

    5月上旬,經過天目湖法庭王春偉副庭長的努力,一起睽違了近20年的母子終於握手言和。

    今年4月的時候,天目湖鎮某村的村民劉某,將他的奶奶、姑姑和叔叔告上法庭,要求分割自己父親去世後,留下的房產權益。王春偉接到案件後,立即展開了仔細調查。

    原來劉某的父母都是當地人,上世紀80年代末結婚。婚後生育了劉某,並於1997年左右造了一座房子,辦理了房產證。2001年左右,因種種原因,劉某的父母離婚,母親丟下他離家出走,後改嫁去了浙江,母子親情從此淡漠。而劉某的父親不久也因病去世。當時劉某還未成年,劉某父親名下的一半的房產權益,便由劉某的爺爺繼承了。過了一段時間後,劉某的爺爺也去世了,這部分房產權益再由劉某的奶奶、姑姑、叔叔繼承。如今劉某長大了,便想將屬於自己的那份房產權益要回來。

    王春偉多次前往村裏瞭解情況,並實地勘察了這座房子是否還在、是否存在違建、是否與房產證上登記的信息一致,經過測量,確認房子沒有問題。但隨後王春偉發現,這裏面其實還牽涉到劉某的母親,她有該房子另一半的權益。“總不可能把房子劈開,大家平均分吧”,於是王春偉做通了劉某母親親戚的工作,通過他們聯繫上劉某母親,請她回溧陽應訴。

    在之後的調解中,這對近20年沒見的母子重新相見,原本的淡漠在大家的暢所欲言中漸漸消融,最終親情戰勝了私慾,劉某的母親、奶奶、姑姑、叔叔紛紛表示,願意無償把所有的房產權益轉讓給劉某,案件得到了圓滿化解。

    這裏有份不成文的親情類官司審理指南

    溧陽法院相關負責人表示,他們這裏對於親情類官司,有着一份不成文的、大家都非常信服的審理“指南”:強化調解功能,加強道德勸説。

    吳軍根據辦案經驗認為,以贍養糾紛案例為代表的一批親情類官司,出現矛盾的癥結,在於多名子女之間,或是長輩與子女之間,在情感上產生了隔閡,從親情疏遠到互不信任,最後矛盾升級釀成官司,因此成功調解的突破口,就是重建子女間的親情和信任。而她所有的工作都是圍繞着這個突破口展開的,因此取得了很好的調解效果。

    王春偉認為,就某些具體個案而言,依據現有法律秉公出個判決並不困難,但是法官工作輕鬆了,可能由判決引起的後續波瀾,會讓本就有了裂隙的家庭關係,變得更加支離破碎,這是法官在感情上難以接受的。所以要讓打官司的家庭在此後還能和睦生活,“案結情不虧”,對於雙方情感的修補就不可或缺,法官應該想一切辦法,用親情喚起理性,用柔性的調解代替硬性的判決,於是這次他特別把調解放在這處引發矛盾的房子裏進行,由當地村幹部、村裏老人等共同參與,使得劉某一家重新又恢復了寧靜。

    (王鵬超 舒翼 圖文報道)

    (文中案件當事人均為化姓)

    來源:常州晚報

下載客户端 參與人數,評論人數  去評論>
延伸閲讀
更多
讀圖時代